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解读
2007-05-12 07:21:45
  • 0
  • 4
  • 4

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评析

200735日星期一

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解读

夏学銮

和谐心态是和谐社会的心理基础,构建和谐社会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培育和谐的社会心态。社会心态分为大众心态和精英心态两种类型,大众心态如云如雾,飘忽不定,聚散随时,容易受精英心态的左右和控制。从某种意义上说,精英心态是大众心态围之旋转、聚结的中心,是某种社会思潮孕育、发展的源头。因此,培育和谐心态要从培育精英和谐心态入手。

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一些落拓失意之人,当这些落拓失意之人又是一群文人的时候,他们就会在社会上闹出不大不小的动静,造成惊世骇俗的影响。人们在谈到这群人时往往用“失意精英”来标定他们。从古代中国的屈原到现代西方的知识分子,他们都是具有浓厚“精英情结”的失意精英。前者从“执政者”落拓为“放逐者”,后者从“立法者”失意为“阐释者”。这就是古代中国有《离骚》问世、现代西方有后现代主义兴起的原因。不管怎样,精英心态研究是社会科学研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课题。

失意精英的概念界定

在中国古代,“精英”有三种含义:第一、指物之精髓,如《周易集说》中有“枯杨生华是竭其精英发露于外岂能长久”之说;第二、指文章精粹,如《宋名臣奏议》中有“聚古今之精英,实治乱之龟鑑”之表述;第三、指人和圣贤之人,如《朱子语类》中有“只是一个阴阳五行之气滚在天地中,精英者为人,渣滓者为物。精英之中又精英者为圣、为贤,精英之中渣滓者为愚、为不肖”。

现代意义的精英概念滥觞于社会学家C. 米尔斯的《权力精英》。严格说来,精英特指权力精英或政治精英,他们是能对政策产生直接和间接影响的人。按照米尔斯,精英就是处于高层地位能够影响社会大众的少数杰出人才。在这个意义上,精英是区别于一般大众的。但是,在实际应用上,精英泛指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只要是“社会精华,最优秀的分子”或者“社会名流”都可能被叫做精英。一般来说,精英不是按群体划分的,而是以个体方式存在的。

“失意”与“得意”相对,有“不遂心愿”和“志向难酬”的意思。凡有社会学上所说“失落感”、“挫折感”和“剥夺感”的人都是失意之人。当“失意”与“精英”连在一起使的时候,人们不应过分诧异:他们都已经是精英了,还有失意吗?有,当然有。要不,郑板桥也不会书写“难得糊涂”的座右铭来自警醒世了。与一般人相比,精英失意的机会要多得多,并且失意的程度要大得多。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愈是精英,愈容易遭遇失意的打击。

如果我们把眼光向周遭搜寻,就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失意郁闷之人:从天之骄子到普罗大众的大学生,从政府官员到普通老百姓的机构精简分流人员,从英雄模范到下岗职工的买断工龄人员……这些人都可以说是我们所要讨论的失意精英,他们是或因声望、或因权力、或因财产受损而失意的社会优秀分子。由于这些人的失意是客观存在的,他们有社会地位、权力、声望的实际损失,然后才使他们产生前后两重天的剥夺感和挫折感,所以,他们的失意是绝对失意。

绝对失意与相对失意

特别需要关注的是那些相对失意的精英,说到这里,失意精英的两个范畴即绝对失意精英和相对失意精英都涉及到了。绝对失意精英是指那些在改革开放和社会变迁中失去传统地位优势的权力精英,上述失意精英就是绝对失意精英;相对失意精英是指那些自认为在改革开放和社会变迁中获得利益较少的中上层人群,因为相对失意精英的“失意”往住是由当事人自己主观界定的,所以相对失意精英比绝对失意精英更难以鉴别,他们所产生的问题也更多。因此我们把关注的焦点主要放在相对失意精英上。

相对失意精英与他们的相对剥夺感紧密相关。相对剥夺感是当事人界定自己所得少于他人所得后而产生的被相对剥夺的感觉。因实际所得低于期待所得而产生的失落-挫折感虽然不是严格意义的相对剥夺,但是它像相对剥夺一样,也会使人产生郁郁寡欢的失意感觉。因此培育和谐心态,可以从制度和个人两个层面切入。在制度层面,建立多层次的、功能互补的、体现社会公平的收入分配体系,是从根上消除相对剥夺感的治本之方;在个人层面,保持适度期待,逐步满足自我实现需求,才能做到知足常乐。

精英,特别是知识精英,由于其精英情结,比一般人更容易产生相对剥夺、相对失意感。知识精英的“纯粹”情结,把自己置于一个孤芳自赏、曲高和寡的危地。孤独的人最敏感,往往会把针鼻间的小事无限歪曲放大,以便取得耸人听闻的宣传效果。而且在麻烦制造方面,相对失意精英比绝对失意精英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文革中毛主席就曾经用东方朔“水自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话批评过此类人,目的在于促进他们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绝对失意精英和相对失意精英在一定的条件下会相互转化。绝对失意精英容易接受相对失意精英的思想感情,容易与他们一拍即合,长此以往,也是牢骚的一大来源。相对失意精英不断以负面情感标定或暗示自己,会逐渐失去精英作用或精英地位变成绝对失意精英。绝对失意相对失意的相互转化及其影响是我们应该研究和关注的。

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

精英失意既有客观基础,又有主观条件。客观基础是精英的绝对剥夺或相对剥夺,主观条件是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在失意精英的塑造上,前者是必要条件,后者为充分条件。毫无疑问,精英情结是导致失意精英最后完成的关键因素。那么,精英情结到底包括那些心理特质呢?在笔者看来,精英情结主要由八种意识组成:即纯粹意识、唯美意识、忧患意识、贲青意识、独立特行意识、孤芳自赏意识、相对剥夺意识和悲观厌世意识。

纯粹意识。从定义上,精英就包含“纯粹”的含义。只有“纯”才能成“精”,只有“粹”才能成“英”。虽然这是自然界的常理,但却不可成为人类社会的法则,人类社会的组织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差异相处、和谐共存的。精英具有“纯粹”的品质自然是好的,但是具有“纯粹”的意识就不好了,因为它会对其他人群产生社会排斥作用。例如,希特勒的“纳粹”意识导致了仇视人类、灭绝人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故宋朝李杞在《周易详解》中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君子莅众而以察为明,天下其执安之。故曰:聪明睿智,守之以愚。”

唯美意识。精英的唯美意识与其纯粹意识紧密相关,正是精英的纯粹意识产生了它的唯美意识。虽然追求完美是人类之天性,但是不完美往往是事物之常规。精英之错不在于追求完美,而在于过度追求完美,以致于达到“唯美主义”的程度。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度和不及是恶性的特征,只有中道才是美德的象征。按照亚里士多德,“唯美”就是逾越了中道----“完美”----而变成过度的一种恶行。完美的另一极恶行----不及是“凑合”。精英不愿意凑合而追求完美是对的,但是,脱离实际条件而一味地追求完美就变成了“唯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忧患意识。失意精英大都有一种忧患意识,既有“居庙堂之上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家国天下意识,又有“视天下之治猶若未治,视天下之安猶若未安”之圣人遗风。从古至今,忧患意识都是一种积极的社会情操。但是,表达方式上,现代精英缺乏古代先哲们的那种谦恭态度,不是“有才不刻,慈而不谬”,往往恃才傲物,一副救世主的姿态。这种不与当权者为伍的假清高,使其忧患意识大大打了折扣,有时径直变成了酸腐文人的无病呻吟。

贲青意识。“贲青”是一个现代词汇,不管其用法有多少流变,但“愤世嫉俗”是贲青意识的核心。因青年人大都具有此类心理特质,故自然就有“贲青”之联想。从词源上仔细考察,“贲青”一词可能与宋代学士曾丰“黄纸贲青松”的诗句有关。曾丰自己就是一个贲青,这可从宋.翰林学士虞集对其“气刚而义严,辞直而理胜”的评价看出。贲青是失意精英的核心精英情结,精英到底是因贲青而失意,还是因失意而贲青,这二者是鸡生蛋还生蛋生鸡的关系哲学,没有必要深究。有人企图把贲青和精英截然对立起来、严格区别开来,其源盖出于他既不懂得精英又不知晓贲青之缘故。实际情况是,大款未必真精英,精英何尝不贲青。

独立特行意识。

失意精英往往具有“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独立特行意识,在这个“我独故我在”的感性-世俗-多元-存在主义时代,失意精英的独立特行意识得到了无限放大,远远超出“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传统境界,“与孤独同行”、“享受孤独”成为失意精英的一种现代时尚。

孤芳自赏意识。失意精英的孤芳自赏意识包含着某种自恋情结,自恋与草根人物为了吸引社会注意而进行的自残相互对立,两者都是自尊的变异,前者为过度,后者为不及,都是有失于中道的恶行特征。

相对剥夺意识。失意精英的相对剥夺意识是精英失意的主观根源。不管事实如何,失意精英总是觉得自己所得少于他人所得。这种相对剥夺感往往是失意精英的宿命,其源盖出于过分聪明所致。

悲观厌世意识。在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里,还包含着某种或明或暗的悲观厌世意识。正像搞微生物的往往把整个世界都看成细菌一些,这些失意精英从天上的一片云往往会推导出整个世界将陷于黑暗之中的结论,颇有“齐人忧天”之韵味。

抚平精英失意之良药

精英之意产生于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要抚平失意精英的失意心理,就必须解构并重构其精英情结。对精英情结的解构并非抛弃,而是一种扬弃;解构在这里只是一种手段,重构才是目的。经过解构并重构的精英情结,由于失去其原有特质而需要改变名称,不应再叫“精英情结”而应改称其为精英精神了。从“精英情结”到精英精神必须完成八个方面的态度和行为转变:第一、从洁身自好的纯粹转变为和光同尘的世俗,第二、从尽善尽美的唯美转变为入乡随俗的适应,第三、从无病呻吟的忧患转变为观感化物的教化,第四、从愤世嫉俗的贲青转变为移风易俗的行动,第五、从独立特行转变为同人于野,第六、从孤芳自赏转变为玫瑰共享,第七、从相对剥夺转变为相对满足,第八、从悲观厌世转变为勇敢面对。

完成这八方面的态度和行为转变,需要引进中道机制、参考群体机制和生物多样性原理。

中道机制要求人们把握事物的度,牢记过与不及都是恶性的特征和真理再往前迈一步就变成谬误的道理。参考群体能够为人们的自我评价提供标准,唯其如此,参考群体的选择非常重要。作为比较的参考群体,是使人们从相对剥夺转向相对满足的关键;作为规范的参考群体,是使人们到底是面向光明还是面向黑暗的基础。生物多样性原理告诉人们差异共存、和谐相处的原则。现代社会是有机团结的社会,承认各方的合法存在价值和彼此的利益关切是有机团结的前提条件,也是社会治理的理论基础。对于这些机制和原理,失意精英不是知的问题,而是行的问题。(此文为2007年第9期《人民论坛》所发文章“失意精英的精英情结解读”之原稿,2007年5月12日30:00进博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