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学建构
2007-06-18 10:16:34
  • 0
  • 4
  • 2

网络社会学建构

200361

网络社会学建构

夏学銮

摘要:网络社会既是一种社会形态,又是一种社会建构。作为一种社会形态,它是生产工具进步的产物,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对象;作为一种社会建构,它与现实社会相对应,是网络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前一种理论是描述模式,后一种理论是分析模式。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前者是后者的客观基础,后者是前者的学术表现。本文以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的二分为基础,分析了网络社会的性质和它与现实社会的区别、网络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以及网络社会学的基本概念,力图勾画出网络社会学的基本轮廓,意在为后现代社会学的重建做些基础性的工作。

关键词:网络社会 网络行动者 网络互动 网络时空 网络场域

吉登斯在《现代性和自我认同》中曾说,由于高科技所导致的时空关系的扩张和自我认同在地方化与全球化辩证两极中的重组,现代社会学的研究主体受到了挑战。重构信息时代的后现代社会学,是摆在当代社会学家面前艰巨而又神圣的任务。后现代社会学,说到底就是网络社会学,弄清网络社会学研究的基本对象、基本概念和基本问题,相信也是对后现代社会学建构的贡献。

网络社会学研究的对象

网络社会学是研究网络行动者在网络时空中的沟通和互动规律以及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相互关系的一门科学。

网络空间,或人们常说的“虚拟空间”,为人类的沟通和互动创造了一个新的场域和新的形式,就其互动的过程效果和最终后果来说并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的。网络互动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社会互动,所不同的只是其形式而己。研究网络社会互动的形式、类型、特点、规律和现实后果,是网络社会学的学术使命和历史任务。

网络互动是网络行动者以IT技术为基础的新型互动形式,这种互动过程表现为人-机对话、人-人对话和机-人对话三个阶段。这就是说,网络互动是以技术上的成功进入和成功退出为前提的。一个不懂得如何操作计算机的人,他就无法进入神秘的网络互动领域。网络互动以电脑为互动平台,以光纤为连接载体,以基本的IT技术知识为进入手段,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地方认识的与不认识的网络行动者进行沟通------接受和传递信息,分享经验,交换观点。这种跨时空的远距离即时沟通互动是一般社会沟通手段所无法做到的。

网络互动分为网络二元互动、网络媒体传播、网络集体行为、网络侵犯行为和网络团队建设五种类型:

1.网络二元互动

网络二元互动,意指网络行动者在网络时空中的人际互动,是“一对一”的对话。在网络时空中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沟通,可分为即时网络时空互动和错位网络时空互动,前者如在聊天室里的二人对话,后者如发、收Email。即时网络时空互动就是指网络互动者都在网络时空现场,双方都能够看到对方发来的信息,感到彼此的存在,相互影响对方的感受和态度。即时网络时空抹杀了现实时空的距离,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一个统一的网络时空。正如网络社会学家卡斯特尔所说,在一个特定的网络内,接点之间的流动没有距离,或是相同的距离。1因此即时网络时空互动也具有即时性、直接性和情景性的特点,这和现实人际互动是没有什么不同的。虽然在情景和气氛的制造上,网络互动缺乏现实互动中面部表情、准语言和身体语言的帮助,因而缺乏感觉层面的刺激和质感效果,但是网络互动者已经发明了许多替代性的不同面孔、符号来形象地传达相同的意义,加上网络互动者的联想,亦会产生相同的生理、心理唤起效果。

网络二元互动的典型表现是“网恋”,据2000年21cn网站的调查说,有40%的网民承认自己有“网恋”经历,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是少年网恋。如果说“恋爱会使人变成瞎子”,那么“网恋”一开始就是盲目的。一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二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仅仅凭对方传来的几个符号就让一些少男、少女们如醉如痴,这就是网络互动的魅力所在,当然也是它的问题所在。

应当承认,网络的虚拟环境使网络行动者更加率直、坦诚,他们没有必要戴上假面具,说些违心的话,在某种意义上达到了人性的复归,这是虚拟社区如此有吸引力的所在。但是,这个游戏规则并不是为每一个网络行动者所遵守的,为了达到世俗社会很难达到的目的,有人利用某些涉世不深上网者的无戒备心理,在这里设下了机关陷阱。因此,这里又是阴谋家和冒险家的乐园,是少年最容易走失和上当受骗的地方。

在“网恋”中,虽然互动者进入的技术成本是高的,但是其进入的社会成本却是低的。只要用手指在键盘上随意敲出几个程式化的符号,互动者双方马上就进入“网恋”状态。现实恋爱场景中所具有的“唤起”、界定这种唤起所必需的“暗示”以及对这种唤起所进行的“定义”都变得异常简单,三者都统一于几个简单固定的符号。

如果说“网恋”的进入是容易的,那么“网恋”的代价却是沉痛的:没有了羞涩、矜持和防御,没有了检测、考验和历练,也就缺少了真正爱情的价值和意蕴。在大多数情况下,所谓“网恋”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的恶作剧而己。事实多半证明,在“网恋”中少的是鲜花与明月,多的是阴谋和陷阱,在这个“黑洞洞”的场域里,人性也趋向黑暗的一面。开封市几个“网恋”少女被奸污、被残害的惨痛事实再次告诫世人:恋爱绝非儿戏,偷吃禁果就要付出代价。

2.网络媒体传播

网络媒体传播与“一对一”的网络二元互动不同,它采取“一对多”的互动形式,在这一点上它和传统大众传媒是一致的。但是它同时具有传统大众传媒所没有的速度快、传播广、影响大等特点。虽然它不像网络二元互动那样具有即时性、直接性和情景性,但当它发出的消息被网络行动者所接受的时候,也会形成无数心灵的共鸣和互动的涟漪。它与传统大众传媒不同的地方是,它会在瞬间把无数网络行动者聚集在一个网络时空内,形成强大的网络大众舆论。由于网络传播面对的受众面范围极其广大,因此它很容易成为网络集体行为。

3.网络集体行为

网络集体行为是指在某一时间内,网民自发地或有组织聚集在某一个网络共公场域,用多个“马甲”争先恐后地发帖子,进行网络表达的行为。网络集体行为一般围绕着网民所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发生,具有自发性、感染性、情绪化和暂时性的特点。虽然网络表达是个人在人-机对话中产生的,但是一旦它的内容进入到网络共公场域,它就变成了人-人对话,会对他人产生影响或对别人造成名誉伤害。因此,网络表达归根结底依然是一种社会行为,它必须遵守一般表达所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

有一种网络集体行为实际上是一种网络行动,这种网络行动往往策划于密室,呼唤于亲朋,一些亲信、骨干成员往往用不同的“马甲”,发贴、跟贴,以便虚张声势,制造假象。组织者有一定的奖励机制,非得要达到他们的既定目的不可。在这里,网络集体行为实际上已经演化成一种政治行为。。

在网络表达基础上形成的网络集体行为,从实质上说是一种网络大众舆论。网络大众舆论和一般大众舆论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种意见表达或情绪的反映,只不过这种表达或反映比较集中,形成一种网络舆论风潮罢了。网络舆论风潮的根源在社会,它起于青萍之末,形成于大街小巷,狂奔于PC接口,盛怒于BBS,具有判断性、情感性、盲目性、非理性、政治性、匿名性和攻击性等等特点。像在一般集体行为中个人自我意识因群众环境和非个人化条件而受到削弱,容易产生侵犯行为一样,网络集体行为也因网络的匿名性和非个人化,同样容易产生网络侵犯行为,在网络集体行为中的侵犯主要表现为言语攻击,严重的会造成对他人系统的破坏。

像在日常社会中经常发生的集体行为一样,网络集体行为也有其社会功能:第一、透过网络大众舆论,了解国情民意和社会热点;第二、透过网络集体行为,澄清社会价值和社会规范;第三、透过网络集体行为,发现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第四、透过网络大众舆论,渲泄社会不满和缓和社会矛盾;第五、透过网络集体行为,确立改革方向和变迁目标;第六、透过网络集体行为,为某些个人或小团体的私利张目。

4.网络侵犯行为

网络侵犯行为是网络行动者之间矛盾、冲突的一种表现,从表面上看它是一种单向行为,实际上它是一种双向互动行为。一个网络行动者对另一个网络行动者行为的终点,则可能是后者对前者行为的起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种狭獈的、不适当的报复行为。网络侵犯行为有以下几种情况:(1)因为在网下对某人不满,发展到在网上对某人进行攻击;(2)因为在网上意见不和,进而发展为网上互相攻击;(3)由现实社会中的相对剝夺感所引发的愤怒漂移而产生的网络侵犯行为,一般表现为“逮着谁就是谁”;(4)因网下受到严重挫折而到网上寻找“替罪羊”的行为,这种“替罪羊”与造成其挫折的源泉人物很相似;和(5)网络黑客无端对他人系统进行攻击的行为。在网络时空中有不同意见的争论是正常的,但是有些缺乏人文精神的“网虫”,自恃掌握IT尖端技术和门户网站,就对不同意见者和反对者实行技术专政,攻击、破坏“对手”的系统,侵犯和颠覆人家的网络家园。这种以“灭了人家”为目的的极端网络侵犯行为,与野猪和其他野兽攻击和糟踏农家的菜园子没有什么不同,是应该受到舆论遣责和法律制裁的行为。

5.网络团队建设

远距离工作的群体为了加强成员之间的合作和联系,利用互联网这个工作平台所进行的团队工作叫网络团队建设,又叫电子化的团队工作。经济全球化造成组织成员的全球范围分布,过去,旅行和长途电讯是他们进行工作联系的唯一手段,但是前者代价高又浪费时间,后者不仅代价高而且缺乏精确性。在互联网时代,只要购置几台电脑加宽带接入就解决了远距离工作团队的协调问题,这就是网络团队建设。应当承认,虚拟团队建设和实际团队建设有许多不同,前者以技术互动为平台,后者以人际互动为基础。但是,通过技术互动,远距离群体成员之间的人际互动就会得到加强,虚拟团队就会变成一个实际团队。在互联网时代,办公室消失了,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亦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

二 网络社会学的基本概念

任何学科都有它的基本概念,构成学科研究的基础,例如,经济学的基本概念是生产、消费、交换和分配,社会学的基本概念是关系、互动、结构和制度。那末什么是网络社会学的基本概念呢?笔者认为网络社会学的基本概念是网络行动者、网络互动、网络时空和网络场域。

1.网络行动者

网络行动者是在网络时空如聊天室里和BBS上行动,以便获得网上认同的“人”,不过,这是一个抽象的虚拟人,是去掉了人口统计学一切特征的纯粹符号。鉴于网络行动者并不总是生活在网络里,它还有许多现实生活的问题需要处理,所以我们仍然以“行动者”来定义它。

网络行动者不同于网络工作者:第一、网络行动者是在虚拟网络时空中行动的人,是网络时空的主体。网络工作者是利用网络工具办公或做研究工作的人,他们虽然也登陆上网,但是他们在网上所联系的都是现实生活的人而不是网络行动者。第二、网络行动者具有双重身份或双重自我,即网上的虚拟身份或自我和网下的真实身份或自我。而网络工作者则只具有一重身份或自我。第三、网络行动者有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之区别,而网络工作者的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则是一致的。第四、网络行动者因为虚拟和现实双重身份,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网下,都会有身份混淆的困惑和麻烦,特别是需要角色转换的时候。而网络工作者则无“我是谁”之忧。第五、网络行动者的双重自我在网络时空中得到极端发展,长此以往,会使其陷入认知失调和人格分裂之中,往往分不清虚幻和真实,影响身心的健康协调发展。而网络工作者的身心则容易保持协调统一的状态。

2.网络互动

网络互动是网络行动者之间在网络时空中沟通和对话。网络互动是现实互动在虚拟空间的一种延伸,从内容上看,依然有模仿、合作、竞争、冲突、同化和调适几种类型。由于这些互动都发生在虚拟的网络时空里,它们往往逞现出与现实时空中互动类型不同的形式。

模仿 网络时空中模仿是网络行动者进入网络场域而取得认同的必要互动手段,是进入虚拟网络社区的敲门砖。如果你想进入一个聊天室而又不被拒绝的话,你必须模仿并学会说这里流行“话语”,模仿并懂得使用这里盛行的符号。例如,你要模仿着把“我”说成“偶”,模仿着使用bt、ft、puke、wk、mm和gg之类的符号,否则,你就会被称为“菜鸟”而被这里爬行的“恐龙”吃掉。

合作 网络时空的合作主要表现为网络行动者之间的相互帮助和相互支持,最常见的代表符号就是re和sp,当一个网络行动者所发的贴子得到其他网络行动者的re或sp时,就完成了网络合作的一个循环。作为一种互动形式,网络合作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没有绝对的起点和绝对的终点。在频繁的网络合作中,经常互动的网络行动者之间就会建立起一种相对稳定的网络关系,并且会体验到“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特殊意蕴,认识到什么叫“神交”和什么是真正的“志同道合”。

竞争 网络竞争就是网络行动者在竞技游戏和其他虚拟比赛中对设定目标所表现出的争先恐后、互不相让的追逐行为。像在现实生活中的竞争一样,网络竞争同样具有催人奋进、激励斗志的功能。据说,中国一些家长对孩子玩网络游戏颇有微词,殊不知,网络游戏是开发儿童智力的有效途径,是发展儿童社会性的宝贵平台,是促进网络经济发展的潜在市场。无论是从网络社会学,还是从网络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网络竞争,主要是竞技网络游戏,都是应该大力提倡和切实发展的。但是,对儿童上网,要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有效办法,不要陷入“一放就乱,一抓就死”或“要么全部,要么全不”的恶性循环。

冲突 网络冲突是指网络行动者之间互相指责、互相谩骂和相互攻击的行为。在一个网络场域中,如果发生了网众相互指责、谩骂和攻击的行为,我们就说这个网络场域出现了网络冲突。如果说网络竞争是应该鼓励的,那末网络冲突则是应该禁止的。这不仅它违背了高科技和高人文相统一的现代文明原则,而且因为这种网络冲突会影响到网上行动者的网下行为,使其身心处于高度紧张和痛苦不安的状态。

同化 网络同化是指低文化的网络行动者被高文化的网络行动者所俘获,并按照自己的面貌对它们进行重塑的现象和行为。模仿和归顺是同化的两种基本机制,前者归因于示范效应,后者起源于权威效应。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和交流必然会产生两种文化现象,一种是文化排斥,一种是文化同化。文化排斥会导致低文化自身的觉醒和革命,文化同化以渐进的方式把低文化带领进高文化的水平。不管是那种情况,不同文化之间的接触和交流从长远的观点来看都是一件好事,都会促进文化的革新和进步。

调适 网络调适是网络行动者在网上调节自己以适应特定网络场域的行为。每一个网络行动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认知架构,用以接受网络信息和诠释网络体验。当一种新信息和新体验不能为当一个网络行动者的认知架构所接受的时候,这个网络行动者就必须对自己的认知架构进行调节,增加或删除某种认知程序或认知要素,以便能够和这些新信息和新体验兼容,把自己融进这个特定的网络场域。从某种意义上说,从行动者和场域关系的角度看,模仿也是一种调适,模仿是调适的初级形态,调适是模仿的高级发展。

3.网络时空

网络时空是网络行动者在其中行动的基本架构。在光速作用的前提下,网络时空的最大特点是消弥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处于世界上不同时区和不同地区的网络行动者,都可以处于同一个网络时空之中,只要他们处于相同的网络场域之中。在网络时空中,对于同一网场域的网络行动者来说,不仅时间的差距等于零,而且空间的差距也等于零。正是这种零距离的网络时空,无限扩大和丰富了网络行动者的自我认同,使其在地方化和全球化的辩证两极中经受锤炼和重塑,大大改变人们的行动、参与、决策和变迁模式。

4.网络场域 网络场域是由网络行动者创造和维持的即时网络互动情景。网络场域具有主体性、即时性、现场性和情景性的特点。所谓主体性,是指在同一个网络时空中行动的网络行动者;所谓即时性,是指网络时空中的同时性;所谓现场性,是指网络时空中的同场性;所谓情景性,是指网络时空中的同受性。相同的网络行动者,相同的网络时间、相同的网络空间和相同的网络感受四个要素构成了网络场域。这里的“相同”是在网络时空中个“相同”,抹杀了网络行动者物理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和感情的差别,只要它们在相同的网络时间里出现在同一个网络空间,并同时感受到它的客观存在就足够了。

三 网络社会学的分析基础: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

网络社会学还必须对网络社会的性质、功能以及它与现实社会的区别作出科学的回答。

关于网络社会的性质问题,卡斯特尔认为:网络社会既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也是一种新的社会模式。2(P649)

卡斯特尔的观点和马克思的社会形态理论是一致的。马克思说:“手推磨产生的是以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气磨产生的是以资本家为首的社会。”3(P103)他们都认为生产方式的变革会导致社会形态的变迁。任何新科技、新发明和新工具的出现,都会改变原有的社会结构和形态,创造出一种新的社会结构和形态。卡斯特尔的网络社会理论只不过是马克思逻辑的自然延伸:“网络磨”产生的是以知本家为首的社会,即网络社会,网络社会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在这里,网络所扮演的仅仅是一种生产工具和交换手段的角色。

笔者认为,网络社会不仅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新的社会模式,而且是一种新的社会建构,其核心概念是虚拟社区。从社会形态的角度看问题,甚至从社会互动的实质上看问题,网络社会不等于虚拟社区。关于这个问题,在2000年4月24日的一次北大讲座中笔者曾经进行过初步的阐释。但是从社会建构的理论视角来看,网络社会又的确具有它不同于现实社会的虚拟性质。这里的关键就在于,网络本身具有了时空意义,而且这个时空概念是完全崭新的,与现实社会的时空概念是根本不同的。可以这样说,网络创造了崭新时空,这就是网络时空。按照卡斯特尔,在网络时空里是没有物理的、社会的、经济的和文化的距离的,两个结点之间的距离或者是等于零,或者是无穷大。不管是什么情况,它再也不是日常沟通互动的障碍,这就使得远距离的即时沟通在网络上成为可能。这种崭新的时空概念会使网络行动者的自我概念和自我认同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无形之中它会造就出各种各样的网络世界公民,例如,各行各业的自由国际就是这种网络世界公民的雏形。

作为一种社会建构,网络社会是以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两分为基础的。有两种网络社会建构范式:一种是作为虚拟极端的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完全对立起来;另一种是作为虚拟和现实续谱的网络社会,同时包含这一续谱的两种属性。如图-1所示:

网络社会 现实社会(作为虚拟极端的网络社会)

虚拟时空 ------------------------- 现实时空(作为虚拟-现实续谱的网络社会)

图-l:网络社会的不同建构方式

前一种网络社会建构把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截然对立起来,忽略了网络社会中的现实性和现实社会的虚拟性,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维。后一种建构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在网络社会中既有虚拟性,也有现实性;在现实社会中既有现实性,也有虚拟性,虚拟与现实在网络社会和现实社会中都只是一个程度问题。这一基本背景假设引导我们探索虚拟中的现实和现实中的虚拟,有助于我们发现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内在联系和相互转化规律。

网络社会既是虚拟的,又是现实的。说它虚拟,是因为网络时空的存在;说它现实,是由于网络行动者生活在现实社会之中。正是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对立统一,形成网络行为的最大特色,构成了网络社会学分析的基础。

从已进入网络社会的美国、芬兰等国家的情况来看,在那里网络只是人们参与社会生活的纯粹工具,用来学习、购物、发送邮件、向政府提交工作议案等等,而不是聊天、游戏的空间。在芬兰,没有经营性的网吧,却有专门为老年人开设的网络大巴士,免费教老人上网。他们甚至别出心裁地设计出“芬兰网络浴室”,牆上就是触摸屏,即使人们在蒸着桑拿的时候也可以上网,关心和讨论市民社会的社会公益和社会福利问题。芬兰网站的聊天室多数是由公共机构开办的,它们被用来讨论公众权益保护等“正事”,而很少有泡在上面神聊瞎侃的。4

这就是说,在网络发达国家并没有造成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这是因为:现实社会游戏的空间愈大,虚拟社会游戏的空间就愈小;现实社会中自我表达、实现理想的人愈多,虚拟社会中追求自我表达、自我实现的人就愈少。同样是互联络,在有些国家并没有发现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而在有些国家却造成了二者的明显分裂,这是由这些国家的不同发展程度所决定的。有些国家,现实社会本身就存在着二元结构、两极分化和阶级对立等不公正情况,这种社会现实投射到互联络上,就会形成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在这里,虚拟社会代表人民理想的自我,现实社会代表人民实际的自我。人民理想的自我和实际的自我差距愈大,他们的挫折感就愈大,因此就愈想通过网络空间虚拟地实现他们在现实社会中无法实现的梦想,这就为虚拟社会的存在奠定了社会心理基础,造成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所以说,虚拟社会存在的问题根子还在现实社会,这一理论视角为网络问题的治理,提供了基本的思路。

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区分要能够成立,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l)前者具有后者所不具有的社会功能,(2)网上行为不同于网下行为,并影响网下行为。根据这两条标准,当前中国的确存在着一个网络虚拟社会,存在着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和对立。虚拟社会在中国具有以下独特的功能:第一、个人虚拟增权,第二、梦想虚拟实现,第三、意见表达窗口,第四、情绪渲泄渠道,第五、大众舆论监督,第六、民主发展平台。但是,应该看到,虚拟社会在中国这个政治民主和国民素质尚不发达的国度,很容易成为展示人性阴暗面的场所和舞台,形成“网下是人网上是鬼”的两面人现象。

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的分裂和对立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网上人生和网下人生的脱离,形成二重人生,这在未成年人中表现特别明显。有一份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中学生希望自己在网上成为“和现实中不一样的人”在网络少年中相当一部分有双重人格倾向。(2)网络伦理和社会伦理的背离,形成双重伦理标准。有的研究者从对黑客与窃贼、Web与书籍和BBS与大字报的不同评价标准说明这种伦理价值的背离。53)网络舆论和社会舆论的错位,形成二维舆论空间,非正式的网络舆论和正式的社会舆论,这种错位有种种不同的关系和后果:二者完全一致,二者部分一致,二者部分对立,二者完全对立。和现实社会的三种文化形态一样,形成网络主流文化、网络付文化和网络反文化。

不应该过分夸大虚拟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它与现实社会中的问题不多不少。虚拟社会并不是世外桃源,现实社会中有什么,虚拟社会中就有什么。在虚拟社会中同样有真实的感受,在现实社会中,也会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困惑。认识到虚拟社会中有真正人生,现实社会中有梦幻生活的道理,就不会固守着虚拟和现实、科技和人文的僵硬界线,就能透过一个个视窗看到一张张笑脸,透过物化的现代高科技看到鲜活的人文精神。

社会是通过关系构建的,是经由文化维持的。如果说结构是社会的身驱,那么思想就是社会的灵魂,在这方面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真正把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连在一起的,并不是那根光缆线或电话线,而是在虚拟时空和现实时空之间流淌着的社会心理流。这种社会心理流在现实社会中若明若暗、时隐时现,进入虚拟社会中它就得到强化和放大,能够更加敏感地反映出社会关系的变化和社会远行的状况。

现实社会不是由生物人而是由社会人所组成的,虚拟社会中的网络行动者一开始就摒弃了它的生物属性,没有男女之分,老少之别,它们一个个都变成了一种社会符号。这种符号与符号之间的交流,拋弃了人的许多非本质的属性,更加真实地反映了人际互动的本质特征。

关于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的关系问题,一般而言,社会愈发达,二者愈一致;社会愈落后,二者愈背离。具体说来,只有少数圣贤之人和少数质朴之人,他们在网上的行为和网下的行为才是一致的,能够保持“不移”的坚定立场。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或多或少是有差别的。对于成人来说,从网下到网上,其行为表现得更加放纵,更加粗野;对于少年来说,他们几乎不懂得网上行为和网下行为的区别,廉价的网上互动进入成本使他们把复杂的社会生活简单化。因此在从网上转入网下的时候,他们立刻成为网络“恐龙”狩猎的对象,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总之,当网上行为转入网下行为的时候,未成年当事人要以“狼外婆”的故事为戒。



1 谢俊贵:“卡斯特尔网络社会理论述评” http://go4.163.com/gadfly1974/articles/foreign35.htm

2 Castells, M. , The Rise of the Network Society, Oxford: Blackwell, 1996

3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哲学的贫困》第二章)选自《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66

4 “体验最有竞争力国家:芬兰网络社会到底什么样”,http://edu.enorth.com.cn/1xym/ggzx/000358841.html

5 徐迎晓:“网络伦理和社会伦理之双重标准”,http://www.ehawcn.com/daode/daoyufa/002/018.ht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