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应成为传递书香的桥梁
2007-06-21 06:04:09
  • 0
  • 7
  • 1

干部应成为传递书香的桥梁

夏学銮

“阅读危机”背后所折射的是信仰危机、道德危机、情感危机和精神危机,一言以蔽之:人文生态危机。要使读书在全社会蔚然成风,各级领导的以身作则和政策导向是关键。

“致知必当格物,格物莫若读书”。中国古人把读书当作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逻辑起点,“读书乐道”成为士大夫阶层的生活范式与社会时尚。而如今一项“百名党政干部阅读习惯”调查活动近日公布结果。统计数据显示,尽管绝大多数党政干部有较强烈的读书需求,但工作太忙、应酬过多正成为影响干部阅读的最主要因素。最近本刊编辑部与人民论坛网、人民网时政频道关于党政干部阅读习惯联合调查显示,79.1%的干部有阅读书籍的习惯,但过半的干部每周读书时间不到10小时。

读书何时不是乐,折射人文生态危机

关于读书乐的动人故事贯穿于整个中华文明史,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动力。清朝爱国将领郑成功说:“养心莫若寡欲,至乐无如读书。”宋朝翁森的《四时读书乐》结合四时景物抒发读书情怀,例如,他的“读书之乐乐如何?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薰风”、“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的诗句把春、夏、秋、冬读书的乐趣描写得妙趣横生,春意盎然,令人回味无穷。宋真宗的《劝学文》在民间流传最广,影响最大,他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车马多如簇,书中自有颜如玉”的骈文,把读书的目标写得如此具体诱人,成为封建时代青年才俊攀登书山的前进动力。朱熹从“明道定性”的理学高度来界定书的功能,他说:“明道定性,书也。”他的“万般皆下品”的绝句,引来“唯有读书高”的绝对,一直是封建士大夫阶层的价值观,使得读书成为旧社会令人尊崇的至高无尚的事业。封建社会重学勤读之风连皇帝也受感染,文才武略的乾隆皇帝也写过一首《读书乐》,开头四句为:“周孔未云远,典籍良具陈;深造乃有得,面墙终自沦。”他把读书格物、开卷有益、明道定性的道理深入浅出地说出来了。

新中国成立后,上学读书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理想追求。20世记50—60年代,激情燃烧的热血青年除认真学习课本外,还阅读了大量的课外书,像《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红旗谱》、《野火春风斗古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战争与和平》等中外文学名著都是当时青年爱读的书。为借一本好书,需要预约排队。“文革”时代,知识分子斯文扫地,书籍成了奢侈品。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后,读书之风亦曾经热了一阵子。然而,曾几何时,在市场交易法则的侵袭下,读书似乎不再是中国人的最佳选择,而变成日常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一件小事。根据一家出版机构所进行的两年一度的“全国国民阅读与购买倾向抽样调查”,从1998年到2003年,中国人的阅读率连续5年走低,已有一半以上的人不再读书。对此,有人发出“阅读危机”的感叹。令人忧虑的不是“阅读危机”本身,而是它背后所折射的信仰危机、道德危机、情感危机和精神危机,一言以蔽之:人文生态危机。

当读书不再是乐,我们的精神何处归依

古今中外的先圣、先贤、先学都十分重视读书,这是因为读书具有休闲、娱乐、交友、教化、益智、厉志、慰藉和创新的社会功能:

读书具有休闲功能。读书是最好的休闲方式,法囯学者孟德斯鸠说:“爱好读书,就能把无聊的时刻变成喜悦的时刻。”英囯实验哲学的鼻祖培根也说:“读书是横渡时间大海的航船。”

读书具有娱乐功能。读书是人生之最大乐趣,中国古人有言“闭户拥书不羡南面王。”英国学者科利尔说:“书籍,在青年时代是引路人,成人之后就是娱乐。”高尔基这样说:“书籍使我变成了一个幸福的人,使我的生活变成轻快而舒适的诗,好像新生活的钟声在我们的生活中鸣响了。”

读书具有交友功能。书籍是人类的朋友,读书如同交友。读新书如同结识新朋友,读已读之书如同老友重逢。正如法国作家伏尔泰所说:“当我们第一遍读一本书的时候,我们仿佛觉得找到了一个朋友,当我们再一次读这本好书的时候,仿佛又和老朋友重逢。”清朝金缨也说:“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通过读书,人们可以发现心灵上的朋友,环境再险恶也不会使人感到孤独寂寞。

读书具有教化功能。中国古人教化子民,先是通过神道设教,后来通过人文设教,有“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说。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读书具有益智功能。读书是智力上的体操,可以益智去愚。美囯人梭罗说:“阅读,是一项高尚的心智锻炼”,西汉学者刘向说:“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

读书具有励志功能。从整体上讲,“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从个体上讲,书籍是个人改变命运的钥匙。刘向说:“砥砺琢磨非金也,而可以利全;诗书壁立,非我也,而可以厉心。”

读书具有慰藉功能。读书具有减轻灵魂痛苦的慰藉功能。正如意大利但丁所说:“我在悲痛时想在书中寻找安慰,结果得到的不仅是慰藉,而且是深深的教诲,就像有人为了寻找银子,竟然发现了金子一样。”

读书具有创新功能。书籍具有移风易俗、改变世界和重塑人格的创新功能。书籍是人类知识的载体,又是人类智慧的结晶。知识加上智慧必然化生出超越与创新。如同英国哲学家培根所说:“人类智慧和知识的形象将在书中永存,它们能免遭时间的磨损,并可永远得到翻新。”

当读书不再是乐,读书的种种社会功能便无从发挥,就会造成种种严重人文生态后果:使青少年缺少了引路人,成年人缺少了娱乐伙伴,老年人缺少了对话对象,社区缺少了内聚力,社会缺少了精气神。社会大众就会陷入信仰的盲区、道德的荒原、感情的沙漠、精神的枯泉。

当读书不再是乐,人的内心无法得到充实,思想无法得到砥砺,信仰无法得到满足,灵魂无法得到升华,行为无法得到指引,未免内心空虚,思想退化,信仰愚昧,灵魂肮脏,行为粗野,以致于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这种人文生态危机比自然生态危机要严重、可怕千万倍!

当读书不再是乐,人们不再有精神上的避难所,人没有任何畏惧感,就会无法无天,像发疯的野兽,蔑视一切仪式制度,践踏所有文明成果,颠覆礼义廉耻等基本的道德底线,无所不取,无所不为,一切又重新归于野蛮,人类将重新陷入“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中去。

读书何时再是乐,领导干部应以身作则

根据图书出版部门的报告,这一时期图书出版数量和所赢利润都是逐年递增的,这与大众阅读率的逐年递减形成一个鲜明的对照。如何来解释这一表面上互相矛盾的现象?这要对读书市场的目标定位和市场细分进行详细调查后才能准确回答。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正是图书出版的市场化和利润取向倒了读书人的胃口。虽然“麦当劳快餐文化”对于满足世俗时代—感性文化下大众的感觉文化需求是有效的,但是却无法解决这一代人的精神饥渴问题。

由于家庭教育的严重失败、学校教育的目标偏离和社会教育的方向迷茫,使得转型期的中国青少年处于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价值悬空状态。他们对传统价值没有意愿去了解,对现代价值没有兴趣去了解,这种价值反感倾向一方面使得其行为变得粗野,另一方面又使得其心理变得十分脆弱,经受不住失败和挫折。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听任这种价值真空状态继续存在下去,他们有可能成为不正确的价值观和不正确的生活方式的俘虏。这将不仅是对他们个人的伤害,而且是国家和民族的损失。因此,启动靑少年道德发展工程刻不容缓。

作为靑少年道德发展工程的第一个战役应该是读书工程。要向家庭、学校、社区推荐一些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典籍,通过朗诵阅读这些经典,让靑少年补上传统价值缺失这一课。青少年读书工程的开展目的就在于,首先在青少年群体中让读书变成一件乐事。

要使读书蔚然成风,各级领导的以身作则和政策导向是关键。要改变当前由“阅读危机”所引发的人文生态危机,就是要改变由当前社会重利轻义、重财轻人的价值导向,用“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大智慧治理社会,引导人生。(作者夏学銮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导)

相关评论 此文为《人民论坛》200712期《人民网》20076181511发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